墨行

不能认真干事,我爱村长!
方舟真好玩
ED专属打字机

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
心情非常激动但又有点复杂。
这就是深夜抽卡的下场吗……
原以为只有一个五星干员,一看,哦!小姐姐!我喜欢!结果……后面三星三星突然五星!接着又三星四星又又五星!!!
我的新号……嗯……至今没有六星干员,全是五星……我……
复杂

作者:Endedream千悠

以下出现人物为ED儿子们,是我没打过的系列。

享受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个世界太冷了。”孟明倒下一杯茶,寒冷的雪夜里,白雾袅袅而起,十分显眼。

“孟明,梦明,这乱世冬夜里,也就只有你的茶,是热的了。”白墨望着茶中倒影,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回答孟明的话。

万雪千山,不知半点冷暖。

迷离悠悠人世,

大道在心,

不忍别离。

“二位这么有空啊,陪我玩一把如何?”克莱因走进二人的草庐。

“小赌无所谓,不过损了我家的品味。”孟明并不是很乐意。

“我还不稀罕呢,扑克牌?还是……”克莱因掏出一副扑克牌来。

“麻将。”孟明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。

“这……好吧,赌什么?”克莱因更关心这个。

“钱啊,两块如何?”孟明不差钱。

“行,你再叫两个人来,一起。”麻将要四个人才能打。

“白墨,把苍溟叫来好吗?”孟明凑了过去。

一分钟后……

“碰。”

“三条。”

“八萬。”

“右。”

…………

“胡了!来,交钱!”苍溟很高兴地拍了一下桌子。

孟明白了他一眼并拿走了桌上的茶杯。

麻将四人在线沙雕。

————

不好意思

作者:Ed

—————

我的梦里,有一个没有底的深渊。

我落啊,落啊,只能看到深渊上的一片天空。

谁知道那是不是天空呢?


我的梦里,有一个没有心的鬼影。

他飘啊,飘啊,告诉我黑暗只不过是另一种光明。

我知道那不是光明。


“你们的光明,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黑暗。”它在我耳边说。


“你们的天空,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深渊。”我对它说。


“你们人类厌恶黑暗,学会了用火,可我们呢,光明对我们来说就是死亡。”它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
“我们同样会在黑暗中死亡。”我回答它。


“我们在黑暗中创造着我们的一切,光明使这一切陷入死寂。”它有点失落。


“未曾见过光明,也就不能知道的黑暗。”这是相对的。


它失控了,窜向深渊底部的黑暗,只留下一句:


“光明”


我醒了。


心理史学研究①

作者:千悠

“心理史学”这个名词由哈里·谢顿提出,为《银河帝国》中出现的一门科学。

通过公式和计算推演历史趋势,从而得出人类历史的前进方向。

“预言”从此变成一门可以信任的科学。

作为同样具有严谨性的学科,心理史学用来预测个人未来的准确性很低,是一门统计科学。

就我所知,目前能够将心理史学化为现实的人还没有。

在这里试试手气。

人类的不断繁殖增加了人口数量,在教育等资源总量不变的情况下,知识被学习的越来越平均化,难以在某一方面发生重大突破,推测以后会出现大量各方面都良好的人类,但类似于某一方面天才的人类将逐渐减少。

中国犹其明显,在高度统一和集体化的应试教育中,学生的人格走向一致化,做同一件事,为了同一个目标,最后走入社会的是一批高度机械化的工作机器。推测未来可能会出现生产力过剩,创造力降低,文化发展滞后的问题。

(以上即为个人观点,不做研究之用。)


作者:EndDream千悠

角色死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大哥……”卡米尔怀着不安的心情叫了叫雷狮。

苍凉的夜色中,断裂的冷热流是那么显眼。

“……”没有回答。

“你残忍,霸道,嚣张是吗?继续啊,我看你敢不敢动手,安迷修嘛,下次裂开的,就不是他剑了。”

“我说你话也太多了吧,还是这么标准的台词,话多早死啊。”佩利忍不住还嘴了。

“闭嘴。”雷狮并不想看着安迷修死去,可他没有办法。

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雷狮。


“他不希望我为了他而陷入困境。”

“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陷入困境。”


雷狮和安迷修几乎是同时想到了这句话。

(以上剧情过于狗血,作者在此表示:想象力不够啊,各位不要介意呀。)

雷狮转身,走了。

“就这么走了,老大?”佩利挺不甘心的。

“本大爷从来就没听过你的话,安迷修。”雷狮停下脚步,笑了。

“不好,快走。”帕洛斯推了佩利一把。

“怎么了,要打一起打嘛。”佩利不解。

“叫你走就快走,死了别怪我。”帕洛斯跑了。

一道红色的身影向远处奔去,卡米尔也跑了。

“你们两个,啧……等等我。”佩利追了上去。

雷狮那边,一丝闪电缓缓游走在雷神之锤附近。

可怜的反派啊,愤怒的狂雷,又岂是你们能够承受的。

“该死的东西,本大爷的人,是你们这群鶸能动的?”雷狮低声的笑了。

天地异变,一道闪电划破了紫色的夜空,是雷狮。

狂雷奔涌而至,空气因高温而扭曲,弥漫着危险的气息。

“不愧是雷狮老大,打个架都这么霸气,要是咱们早成灰了吧。”帕洛斯悻悻地说。

他一人,可挡千军万马。

“放了他,鶸。”雷狮不改往日的霸气。

“行行行,留我条命。”那人不甘心,但又不得不服。因为他那几百人的军队死的死,逃的逃,剩他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。

那人默默的扔一下了刀,安迷修的脖子还渗着血丝。

“现在你可以滚了。”雷狮松了口气,走过去抱住了安迷修。

“居然落到这种境地啊,安迷修。”嘴上说着笑话,雷狮的心里,还是有点担心。

“恶党你……嘶……”雷狮碰了碰安迷修脖子上的伤口。

“怎么,本大爷关心你,不行吗?”雷狮盯着安迷修的眼睛,笑了。

猝不及防之间,一道黑影出现在雷狮身后,剑光分明正对着雷狮刺了下去。

“恶党!”安迷修推开了雷狮,希望他不会生气吧。

雷狮听到了利刃穿刺血肉的声音,但那不是他的。

一分钟之前,他们还在说着话,此刻安迷修倒在他身边,胸口插着本该属于置他死地的剑。

雷狮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撕裂了。

“你这个该死的东西,今天我……”雷狮没有让反派把话说完,他拔出安迷修胸口的剑,把反派砍成了两半。

在过去的岁月里,从来没有一天,令他如此愤怒,也出来没有一天,这么悲伤。

雷狮默默地站在血泊中,怀里是逐渐死去的安迷修。

“恶党。”


本篇,完。


沙雕对话体同人文(雷安)

作者:Ed

“雷狮,安迷修在哪?”

“本大爷床上。”

“我@%*……”

“怎么,你们老大不在吗?”

“嫂子我们就不麻烦你动手了。”

(光速消失)

“假货,到底是假货,本大爷可是扯过真货的。”

(安哥的领带表示:‘我还是个孩子,为什么总扯我。’)

作者:Ed千悠

——————

此时距离我见到他,已经过去了三年。

“他初来此地,没有熟人,先与你一起住着吧。”

“哦,他也是我们这类人?”

“是的,你要多多关照他。”

此时距离我发现他的异常,已经过去了两年。

“离我远点,快。”

“你怎么回事?”

此时距离我坠入核心,已经过去了一年。

“……”


此时距离我逃出核心,已经过了一个小时。

可是,为什么,我成了这副鬼样子。

没有身体,没有情感,只剩下灵魂和烟一样的实体,落入核心的代价,到底还有多少!

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,我想起来,那个人,找到他,找到他!


新狂人日记

作者:Enddream千悠

——

我是疯了罢?大家都是这么说的。我没病,疯子才会这么说,所以,还是说,我疯了罢!

今天的天气很不错,太阳也好。我照常走到教室楼去,麻雀和苍蝇又在嘤嘤地转悠,头有点昏了,上楼的梯子似泥鳅一般,滑溜溜的,叫人恶心。耳边一阵咚咚的声音过了,哦,有人走过了。

到了班上,同学们都很奇怪的看着,像一群死尸一般,从一堆书中看着我了,老师同一伙白脸的人走来了,递给我一张纸,是问卷调查表了,奇怪,今天怎么要写这个,手里的笔好重,不听使唤,写出的答案也变了形了。

好不容易挨到下课,天却黑了,奇怪,天黑的那么早的么?下课了,同学们却也不走,依旧在那书堆中待着,有几只虫在眼前不停地乱晃。不多时,饭点却过去了。

晚上晚修也叫人不舒服,教室又闷,又沉默,整栋学校一点声音也没有。忽然旁边有两个人吵起来了,可是鹰似的老师将两个拖走了,然后是更寂静的教室。我翻开书,只见“人民代……制度”“中共十一大”“从小丘……曰奉壹”叫人头疼。几个蝇在那里乱飞,我于是出了教室,去透气。刚出教室,几个老师走来了。他们朝我喊,不知喊的是什么。

几个张着大嘴的书从走廊的一头奔来了,嘴里说:“不读书便没前途。”我疑心这是幻觉,便回去,拉出一个同学来,他很生气地说:“你不知为谁学的么!”我指着那书怪给他看,他只笑笑,“疯子,疯子”就回去了。真是莫名其妙。

我笑了,对,疯子,啊哈,我疯了,我在外面喊着。几个同学这时却走出来了,“真疯了”“这病传染嘛,老师呢?”“可惜以及他以前……”又回去了。

我是疯了,他们的话是对的!


多余的人(不许笑)

熟悉的标题,我打字机,授权传送

作者:ED EndDream

——————

从前,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孩。

他喜欢胡思乱想,总有很多新奇的念头。不过,在别人眼里,他只是个奇怪的小孩。

后来,知识的增加与年龄的增加使他开始实验自己的想法。

他四处搜集材料,做实验,想告诉人们他了的想法。

但人们不理解他,他很伤心,逐渐消沉,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。他自言自语,不与人交流,别人也不理他。

有一天,路人甲终于看不下去了,打电话给了医院。于是,他被认为有精神疾病,进了精神病院。

“疯子。”

临别前,路人甲感慨地说:“这世界上总有许多多余的人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从前,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孩。

他喜欢胡思乱想,总有很多新奇的念头。不过,在别人眼里,他只是个奇怪的小孩。

后来,知识的增加与年龄的增加使他开始实验自己的想法。

他四处搜集材料,做实验,想告诉人们他了的想法。

有一天,一位商人看见四处宣传的他,大发慈悲地给了他研究的资金。在这位好心人的帮助下,慕钱而来的人们帮助他有了名气。

十年后。

他成了一位大科学家,发明家,各种颜色的学家。卓有成就。

在一次颁奖典礼上,他说:“一个人活在世界上不多余。”

同一个人,不同的命。

——

希望喜欢。


exm?陈sir的生命值上限这么恐怖的吗?
等等!我现在才发现玫兰莎也在前列。。。
我完全没有升过级(。_。)
不愧是剑圣(。﹏。)